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去那儿原

2018-10-31 14:20:38

去那儿原CEO Fritz Demopolous(右)(腾讯科技摄)

腾讯科技讯 11月1日消息,美国(AOL)旗下、全球科技博客TechCrunch联合创新工场共同举办的TechCrunch Disrupt大会北京站今天进入第二天。

创新工场创始人兼CEO李开复、腾讯公司CEO马化腾、YouTube联合创始人陈士骏(Steve Chen)等参与并与现场主持人和参会者对话。

这是TechCrunch Disrupt大会次在美国以外的国家召开,也是首次来到中国。

此次大会参加者包括来自国内外的知名科技公司、创始人、创业者、开发者、VC、天使投资人以及国内外媒体。

此次TechCrunch Disrupt大会嘉宾还包括:Skype联合创始人Niklas Zennstrom、Rovio公司联合创始人Peter Vesterbacka,天使投资人雷军,Evernote创始人兼CEO Phil Libin,Instagram创始人兼CEO Kevin Systrom,Jawbone创始人兼CEO HosainRahman以及拉手、24券和美团的创始人。

腾讯科技通过图文、视频、微博全程直播此次大会。

以下是对话的实录:

主持人:接下来我们越来越接近到今天很令人激动的缓解了,谁将会能拿到我们的大将杯呢。我们有一个传统,要从杯中抽签做上台展示的顺序,我们把这个任务交给其他人。也就是说,如果没有这个人的话,我们这个是不可能去实现这个大会的,而且他来到中国,也是为了保证我们大会能召开,在这两个月当中,他也是按美国时间来工作,按中国时间来工作,没有时差的。在这里给他一个非常简单的任务,就是(人名),个是unitedstyles、TouchPal Contacts+、ORDERWITHME、Moglue、安全宝、NextGoals。这就是顺序了,我希望大家到我们后台做好准备,然后大家稍微放松一下、休息一下。在我们接登场了,接下来是很有意思的话题,我们要和Fritz Demopolous探讨一下,来探讨西方人为何总在中国栽跟头。我之前也感受到在中国做业务总是很难的,要知道这么多关系、络等等。其实并没有这么难的,我们来跟他谈一下,为什么他可以这么轻松,我们来听听他的想法。有请Fritz Demopolous,欢迎来到我的办公室,请就坐。你好,非常高兴能够再次看到你,我们再次见面了。你并没有学中文,你有没有考虑过在中国生活呢?

Fritz Demopolous:没有的,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其实我来中国也很幸运的,当时也是新公司派到中国的外方代表,他们给我这样出色的机会来中国大陆生活、工作。另外我也是很幸运的机会,就是在巴黎生活。给的薪资都是不错的,但是我觉得中国还是不错的机会,所以我在这几个当中选择了,就来到了中国。

主持人:以前和现在相比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有什么样的变化呢?

Fritz Demopolous:可能现在的不同点,就是中国现在这些公司赚钱了,他的利润率都相当不错,不光光 赚钱了,像腾讯、携程、百度,他们的利润率真的是非常高的,相比于其他同行高很多,这是的一个不同了。比如在2000年左右的关节,我们见了很多互联公司,当时可能成功了,随后也逐渐消亡。我们都是去专注于中国故事,现在我们可以看到这些公司不仅仅抓住了中国的承诺,包括中国这种机会。

主持人:你次来中国的时候,是一起来的?比如说同期进入中国的公司,他们犯了一些错误,你觉得问题在那里呢?

Fritz Demopolous:我觉得可以退后来讲,他们本身在中国也是很成功的公司了,他们赚了很多的钱。但是在某一些领域,或者说在某一些细分市场呢?我觉得对于他们来讲要过于艰难一点,就是我们的集团和其他的媒体公司、互联公司,他们也犯了一些错误。如果我可以去归类这些错误,或者描述这些错误的话,首先一点,可能不光光是针对集团了,包括其他的公司,他们对于市场来说并不够坚定,我们说要坚定,并不是说中国市场很大,我们一定要来。而是说我们的CEO或总裁,我们的高层人物是扎扎实实把中国放在心上,并且做到实处的。另外是资金、财务上的承诺。要花很长时间才能看到你的财务安排是给我带来回报的。

对于很多大型跨国公司来讲,觉得谷歌四年之后要离开中国了,因为我们赚不了钱了。所以四年半的时间好像太长了,所以我们要忍耐一下。即便在其他的市场也要超过两年才能获得回报。

主持人:我们在硅谷来讲,比较具有讽刺性的一点,很多的初创公司会有很多的长期的远见。但是在大型公司相反,比如投资者不想烧钱了。真的是专注于未来的公司才能获胜,但是对于有投资者压力的公司却不能起色?

Fritz Demopolous:在硅谷也有类似的想法,我们也会去讨论,因为对于投资来讲,对于资金来讲的话,他们都过于着急了,包括我们房间里30%的人都是投资人,都是付了全额门票的,谢谢你们的捧场。

对于资本来讲,我们现在也是获得了回报,并且在我们创建了伟大产品之外获得了回报,我们觉得市场是变化了的。

现在好像是我们钟摆的一端,但是随后会摆向另一端,这个时候我们要考虑,是不是业务模式也需要调整呢。我问一个企业家,你怎么赚钱?他说,五年前我根本不想赚钱的事情。他说,我们明年才会去考虑赚钱的事情。

主持人:是Twitter吗?

Fritz Demopolous:不是了,但是你可以想象。所以目前来讲,这个公司就是由于在市场、在产品上的长期投入,才能够从中获得回报,我觉得这是一个改变。

主持人:还有呢,我觉得从某些程度上来讲,包括在硅谷之外的领域,他们从硅谷当中吸取了错误的经验、教训。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不要急着赚钱。但是从创新来讲,硅谷对于产品和创新的创新,是我们非常称赞的,但是对于业务模式的创新,却不是非常好。比如像微支付等等,在其他地方很快就被证明是达到数十亿美元的营业模式,可是在硅谷的话,他的业务模式的创新的能力却不是很好的。所以,人们会说,在硅谷的谷歌就没有什么业务模式,我为什么要有硅谷这样的业务模式呢。在这里这是一个错误的教训,像Facebook也好,谷歌也好,其实都是有这样的一个业务模式,就是不断地去吸引VC的眼球,觉得给硅谷之外的地方树立了不好的榜样。你刚刚进来的时候,你当时看到的市场机会是什么样子的?

Fritz Demopolous:当时在1999年的时候,我们联合创始人和我一起创建了业务,一开始是做广告,还有一个是技术人员。当时我们要了解一点,现在已经是WEB2.0的年代了,然后我们是这么来思考的,其实在媒体行业来讲的话,包括这种传统的媒体,我不确定现在还是不是好的业务模式,但是在过往、娱乐、体育是的三大主题。我们是不是主要专注在体育上呢,我的联合创始人并不喜欢体育。

天津到海南海口海运
触头模块
pc耐力板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