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江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汉语拼音化的先驱的介绍

发布时间:2019-04-11 07:13:24 编辑:笔名

十九世纪末,西方传教士接踵而来,在传播福音时他们遇到的的困难是中国的老百姓文盲太多,无法读懂《圣经》。为此,这些传教士发明了用罗马字拼写方言,再以这种拼音文字印刷《圣经》。这样的方言拼音字,有十几种,成功的是闽南话罗马字,称为“话音字”。到本世纪五十年代,使用这种文字的有十几万人,分布在闽南、台湾及南洋。当时南洋的华侨,也流行用这种拼音字写家信,厦门邮电局平均一天要收到这样的信两百多封。用这种文字出版的书刊,除了宗教读物,还有科普、文学读物,甚至古籍的翻译,计一百多万种。然而,由于这种拼音字教会的色彩太浓,又是用于书写方言,政府不予提倡,任其自生自灭,文革之后已近绝迹。我小时候还见到老太太用这种文字互相通信,现在恐怕是完全绝种了。

这种闽南话罗马字是外国人发明的,它的成功促使一些中国的知识分子也开始摸索汉字的拼音化。提出汉字拼音化方案并加以试行的个中国人是厦门同安的卢憨章。

卢憨章生于1854年,卒于1928年,出生农家,几个兄弟中只有他一人读书。他九岁入学,十八岁应考落第,二十一岁去新加坡学了三年英文,回国后在厦门的日光岩设学,“西人习厦语,华人习英语者,均奉以为师。”并帮一位英国传教士编《华英字典》。二十八岁起开始研究拼音字〔他称为切音字〕,于1892年,出版了种拼音字方案和本拼音字著作《一目了然初阶》〔中国切音新字厦腔〕。

先生研究并推行汉语拼音字的目的,是为了救国。他认为中国要富强,必须提倡科学,要提倡科学必须普及教育,而要普及教育非使汉字拼音化不可,因为一般人要掌握方块字,要花上十余年的工夫,用拼音字则一蹴而就,“省费十余载之光阴,将此光阴专攻于算学、格致、化学、以及种种之实学,何患国不富强也哉!”

先生认为,拼音字有以下几个优越性:一、易学,“字母与切法学完,凡字无师能自读”;二、易识,“字话一律,则读于口遂于即达于心”;三、易写,“字画简易,则易于习认,亦即易于捉笔”;四、有利于文字国际化,“当今普天之下,除中国而外,其余大概皆用二三十个字母切音字”,即使是用中国字的日本,“近有特识之士,以四十七个简易之画为切音之字母,故其文教大兴。”所以我们中国,“切音字乌可不举行,以自异于万国哉!”

先生虽然提倡拼音字,却不认为应该废除汉字。他设想的,是拼音字能与汉字并列,与汉字有同等的地位,可以借助拼音字学习汉字,也可以用它代替汉字,但这并不意味着让汉字从此消失。他的理想,是“若以切音字与汉字并列,各依其土腔乡谈,通行于十九省各府、州、县、城镇乡村之男女,编甲课实,登记数项,著书立说,以及译出圣贤经传、中外书籍。腔音字义,不数月,通国家户户,男女老少,无不识字,成为自古以来一大文明之国矣。”其爱国之心,溢于言表。

卢憨章的切音新字方案共有五十五个字母,其中厦门音三十六个,漳州音加两个,泉州音加七个,还有十个用于拼各地音。这些字母中,有的既表声母,又表韵母,所以实际上用到的字母,只有三十几个,其中采用拉丁字母小写体的有十五个〔a,b,c,d,e,h,k,m,n,o,r,u,v,w,x〕,采用拉丁字母大写的有三个〔G,L,R〕,采用希腊字母的一个〔θ〕,另外自创的拉丁字母的变体十七个。

拼法类似于汉字注音的反切,采用双拼法,即“两字合切成音”,每一个汉字〔音节〕由一个代表声母的字母〔或缺声母〕和一个代表韵母的字母构成,这样每个音节多有两个字母,比现代拼音采用的音素法显然要简短得多。如果我们今天使用的是双拼法拼音,则用拼音输字就要快多了,每个字带声调只须敲三下键盘。双拼法的缺点是要用较多的字母。

先生的切音字方案,非常现代的一点是,已经实行“词素连写,词间分开”,也就是说有了词的概念,这实际上是受当时教会罗马字的启发。同一词之间的音节,他采用短横相连。至于声调,他采用跟现代拼音相似的符号,不过因为闽南话至少有七种声调,所以标法要复杂些。

这个方案虽然是只用于拼写闽南话,但是先生也提出了全国语文统一的问题。他主张把官话的南京语音作为标准音,把拼写南京话的切音字作为全国通用的正字。他说:“又当以一腔为主脑,十九省之中,除广、福、台而外,其余十六省,大概属官话,而官话之通行者,莫如南腔。若以南京话为通行之正字,为各省之正音,则十九省语言既从一律,文话皆相同,而中国之大,犹如一家,非如向之各守疆界,各操土音之对面无言也。”南京地处南北交汇,语言具有南方话和北方话的特点,以它为标准音,北方人南方人学起来都较简便,实际上比以过于北方的北京话为标准音要合理。不过后来卢先生为了取得清廷的支持,改提用北京话为标准音,此是后话。

《一目了然初阶》在中国出版史上有相当重要的地位淘集集创始人张正平表示:2019年继续加大力度扶持农村电商
,它收录的五十五篇汉字对照的切音字读物,全部采用左起横排,比1904年出版的本横排书《英文汉诂》要早十二年。这些读物,为了做到老少皆宜,都是“男女老少雅俗通晓之文”同城棋牌供应
,“卷首刻里巷歌谣”,“中杂解颐趣语”,收了不少闽南山歌、谚语、民间笑话,实际上是一本通俗读物,比1898年创刊的份通俗报《无锡白话报》要早七年。

《一目了然初阶》出版后,在闽南很是风行。学这种切音字,“只须半载,便能持笔抒写其所欲言”,而许多外国人也跟着学,“旅闽西人,亦多传其学,称为简易”。第二年,卢先生又出版了《新字初阶》〔厦腔〕,实际上是《一目了然初阶》的节本,主要是为了在家乡推行切音字而编写的。

1895年,卢先生在《万国公报》上发表“凡数千言”的文章介绍切音新字。1898年,卢先生的同乡、工部虞衡司郎中林辂存呈请都察院代奏切音字。这是中国历史上次有人向政府建议推行拼音字。在这份呈文中,除了列举了推行切音字的种种好处外,还提出了一项很大胆的主张,即人人都须学切音字,却不必都学汉字,汉字“仍留为典要,能者从之,不必以此责令举国之人从事讲求,以疲其材力”“而况民贫财竭,诵读为难,更以艰深繁重之字,责其为学,将何以启中西文明之会耶?”这一观点,在今天仍有其现实意义。军机处把这份呈文交给“总理各国事务衙门”,“详加考验具奏”,然而不了了之。这一年,卢先生应日本的台湾总督的邀请,到台湾主持总督府学务课〔科〕。帮助日本殖民者在台湾办教育,被后人认为是“失节”,丧失了爱国立场。但是卢先生的动机,显然是借机到台湾推行切音字。他一共在台湾住了三年。

1905年,卢先生上北京,向管理新学新政的学部呈缴切音字方案,学部却认为卢先生是根据几年前“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的喻旨呈缴的,而这时“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已改成专门办外交的外务部,所以竟叫卢先生找外务部〔即外交部〕去。外务部却认为他们是办外交的,不管此事,又叫他回去找学部。这样互相扯皮,拖了一年。

卢先生呈缴的这个方案,叫“中国切音新字”,他与《一目了然初阶》的方案大不相同。,它用汉字笔画当字母,类似以后的注音字母。共有二十五个声母,一百零二个韵母。第二,以拼写北京音为主,同时也可用于拼写厦门、漳州、泉州、福州和广州五种方言。第三,虽然还是采用双拼字,但书写时,韵母居中粗写,声母根据平上去入四声细写在韵母的四角。

卢先生因为呈缴的著作一直没有回音,就在第二年,另抄了一部又送到外务部去,催促他们早日处理。外务部仍然把它转给学部,学部把它送到“译学馆”审定。译学馆倒还真有人才,认为“中国切音新字”有三大缺点:一,浊音声母不完全。二,没有b,d,g收尾的字母。三,写法古怪,不合古今中外通例。给批驳了回去。译学馆把原书和批语交学部,学部转外务部,外务部退还卢先生。卢先生至此明白官方路线走不通,便回到家乡,继续在民间推行切音字。

卢先生途经上海时,把这个呈本略作修改,出版发行,书名为《中国字母北京切音教科书》。在书名旁印了林季商送他的对联,乃是其毕生实践和理想的概括:

卅年用尽心机,特为同胞开慧眼。

一旦创成字母,愿叫吾国进文明。

此外又出版了一本《中国字母北京切音合订》,收有《中国切音字母》〔字母表〕和官话、福州、厦门、漳州、泉州、广东六种切音字方案,以及《制字略解表》。在这两本书中,方案的声韵母都有拉丁字母的对照,还有一套标点符号。

《中国字母北京切音教科书》中有一篇“颁行二益”,论述颁行切字方案的益处:一,“统一语言,以结团体也”;二枕套采购
,“语言文字合一,以普教育也”。还有一篇“十条办法”,论述推行切音字的办法:一,“字母画一,以免分歧也”;二,“颁定京音官话,以统一天下之语言也”〔但是主张先学本土方言的切音字,再学京音切音字〕;三,“开设译学馆、印书馆,以广传扬也”;四,“编列户口,以普及教育也”〔十二岁以上,五十岁以下的人强迫进行切音字教育〕;五,“各省学务处委派专员,以监督提倡也”;六,“开设研究字母会社,以广见闻也”;七,“开设夜学、半日学、期日学,以惠穷黎也”;八,“开设女学,以成人格也”;九,“开设警察学堂,以重职守也”;十,“开设兵学,以守兵律也”。

卢先生在推行了十五年的拉丁字母方案后,改推行汉字笔画方案直到逝世。

卢先生毕生精力都贡献给了汉语拼音化运动,“屏弃外务,朝夕于斯,昼夜于斯”,而且始终是靠个人的力量,热心推行,“有从而问字者,不惜焦唇敝舌以诱之”。他教学所得,也都用来印书送人。我们今天如果要推行汉语拼音字,仍然阻力重重,则先生在当时所受的压力,可以想见。有人骂他“子真撼树之蚍蜉,汉字神圣,一点一画无非地义天经,岂后儒所能增减!”对此他“一笑置之”,依然“置一切于不闻不问,朝斯夕斯,几废寝食”,没有这样的勇气和“憨气,也就没有了这位“中华首创音字之元祖”。

卢憨章的切音新字方案是用来拼写闽南话的,而历史上个用于拼写北方话的拼音方案的发明者也是一个闽南人,龙溪〔今并入漳州市龙海县〕人蔡锡勇。

蔡先生自幼即在同文馆读书,精通外语。后来出使美国、秘鲁、日本等国,在华盛顿住了四年,在一次美国人的政治集会上发现了速记术,大感兴趣,此后花了十多年的时间研究用速记术拼写汉语,于1896年出版了《传音快字》。

蔡先生推广汉语拼音字的目的,与卢先生一样,也是为了普及教育。他批评汉字“文字与语言各别,识字读书,兼习其文,记诵之功,多稽时日”,而西洋拼音字则“寻常语言,加以配合贯串之法,即为文字。自上之下,由男及女,无事不有学,无人不有学。”

蔡先生的方案,采用西洋通行的速记符号作为字母,他称之为“快字”,共有五十六个,用于拼写北方语音。其中,声母二十四个,用横、直、斜、正、粗、细的直线〔“矢”〕表示,韵母三十二个,用“小弧、小点、小画”表示。而拼写方法也是采用双拼制,即“一声一韵,两笔相连,切成一音。”

蔡先生由于精通西洋文字,已经有了“词”的概念,所以他主张按词拼写,称之为“连书”,但他没有定下条例,只是举了一些例子说明“数字连书式”〔“数字”指几个字〕,“若夫触类引申,一笔连书,可代数字,则神而明之,存乎其人矣。”

蔡先生也不主张废除汉字,而是认为汉字与拼音字应分工,他的快字只是用来拼写白话的,而不是文言,写文言是汉字的事,他说:“传音达意,以音不以字。既得其音,贯串成句,其意自达。此学〔指“快字”〕专为传述语言而设,若骈词藻语,则有文字〔指汉字〕在,非语言之所能赅也。”那么只懂拼音字的人怎么了解古书呢?他认为可以通过把古书翻译成白话来解决这个问题:“古人之训谟,当代之典章,异邦之制作,皆可以切音演为常语,而理可兼通。”“若再充其用,以经史衍成俗语,即以此字宣布流传,将见由质而文,由约而博。士君子所能喻者,农工商贾罔不喻。有裨声教,岂浅鲜哉。”而为他写书后的汤金鸣更指出这种方法源自司马迁:“更推史迁以训代经之法,凡所应读之书,皆可以语言代文字,而得其要领,则化难为易,无书不可读矣。”

然而用速记符号作字母,毕竟太简单了,虽然写起来快,认起来却麻烦,象同是一“竖”,写细了是“的”,写粗了就成了“特”,而一“横”,写细了是“歌”,写粗了就成了“科”,既不易写清楚,也不易辨认。所以,这种速记式的拼音方案是不可能推行的。但是,蔡先生的《传音快字》后来被他的儿子蔡璋修改成了中国早的速记术,可说是一个很符逻辑的发展结果。

蔡先生回国后当江汉关道尹,大约于1898年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