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蓝委吴敦义这两天民进党会使不良手段

2018-12-03 16:43:26

蓝委吴敦义:这两天民进党会使不良手段

【核心提示】 吴敦义 1948年1月30日出生,台湾省南投县人。1986年当选“中华民国”十大杰出青年。1990年6月出任高雄市官派市长。1994年12月当选届高雄民选市长,1998年12月竞选连任高雄市长失败。1999年5月~2000年5月获聘为“总统府资政”。现任中国国民党南投县籍“立法委员”。 昨日,针对北高市长选举、他的从政之路等话题,本报特别访问了作风开明、善言辞的吴敦义先生。

报社纪念表戴了20多年

(以下简称记):您的从政经验丰富,有过16年县市首长经验,现在是“立法委员”,在从政前还当过,这些经历,您印象深刻的是那部分? 吴敦义(以下简称吴):我觉得每段经历都非常宝贵,我是乐在工作,把握当前。活得快乐,活得有意义,活得心安理得,这是我的三个基本原则。我觉得当很荣耀,工作虽然辛苦,起早贪黑,当时收入也不高,但是可以帮助市民表达意见,促进政府改变或改进一些措施,对老百姓很重要。我当时曾写过一些调查类报道,比如民众住宅质量问题等,30年前的台湾媒体要做这类报道是很不容易的。当选台北市议员后,我还继续担任《中国时报》主笔,一直到去南投担任县长为止。在《中国时报》10年,虽然离开这么多年,但是报馆一直还把我当做一名老员工,每到周年纪念日都会记得我。 记:听说,您戴的手表与经历有关? 吴:没有错,这个手表我戴了20多年,是《中国时报》1981年30周年庆时送给员工的纪念礼物,当时价值是台币2000元。我一直戴着它,直到两年前它彻底坏掉,我还想换零件,可人家说早已经停产了。后来借到日本演讲的机会,到厂家再买了个类似款型的戴在手上。我曾经对朋友说过,如果你要送给自己的人一样礼物,那就送手表吧。因为我觉得尽管自己离开报馆这么多年,但是有这个手表在,我就一直觉得自己还是感受到报馆的脉搏跳动,我和报馆不曾分离过一样。

敢于冒犯居上位者

记:如此说来,您相当珍惜当的经历,那为什么会离开媒体投身政治? 吴:我当先是跑市政,后期跑议会,议员都认为我很适合从政当议员,党部后来就要我出来参选,当时蒋经国先生也在号召年轻人出来。蒋经国先生也鼓励我,只要人好,有正义感就可以!加上我在台湾大学的时候办过校刊,写过一些言论影响面比较大,是学生意见,得到过蒋经国先生的接见。 后来国民党就提名我了,结果就当选台北市议员,那时候我才25岁,当了两届台北市议员后,党要我回家乡南投去选地方首长,我也就受命回到家乡去参选,从政的道路一直走下来。 记:您在学校时就受到蒋经国先生的接见,那是什么时候? 吴:1968年。我当时在校刊上发表文章《台大人的十字架》,写的是很多学生到台大的目的是“来来来台大,去去去美国”,把台大当跳板一样,学生彼此不关心,对社会也很冷漠等现象。外面许多报纸转载讨论。后来,马英九还对我说,他当时都把我当英雄,他那时比我低两年级。就是这个事情,蒋经国先生就通过马英九的父亲马鹤凌(当时在台大任职)找到我,就这么简单。 记:听说您在当时还胆敢叫校长辞职? 吴:确实,当时校长身兼三个职务,我就在校刊上发表文章《辞去兼职 办好台大》,校长看了文章约见了我,还感谢我。大约半个月后,他就真的辞去兼职。实际上,我一路都是扮演这种角色:不断改革,敢于冒犯居上位者。 我在当台北市议员的时候,轰动的一件事情是把蒋经国的表弟轰下台。他当时担任银行的经理,银行有2.6亿元新台币的呆帐,那在当时是非常大的数目。很多人都是知道但是不敢说,是我在议会咨询时首先提出来。后来他不但被免职还被关进监牢。当时,许多人都问我:“你不怕得罪蒋经国?”我认为,我是替经国先生除去一害,他感激我还来不及呢。确实,一个礼拜后,经国先生重要的秘书李焕就在一个宴会场合特别对我说:“你做得很好。” 实际上,我觉得经国先生无论担任什么职务都做得很好,亲民爱民,又清廉。他影响了我们一批人,对我影响非常大。

北高选举 民进党“治国无半步,选举全拗步”

记:您的从政道路上,影响的一件事情就是1998年和谢长廷竞选高雄市长时,在民调的情况下,因为“录音带事件”,一夜之间,谢长廷以微弱优势取胜。前几天,当年的当事人陈春生已经承认是谢长廷主使,您知道后是怎样的心情? 吴:已经8年了,虽然我们一直都认为谢长廷是幕后藏镜人,但苦于没有证据,陈春生不开口,我们一点办法也没有。他现在肯出来说出真相,还另有证人。终于,我们的怀疑得到确证。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现在终于时候到了。我前天也已经到高雄提告谢长廷,要他负共同政犯的,我也觉得这种风气不可长,坏人一定要得到应有的教训。他(指谢长廷)真的阴险狡猾,应该被绳之以法。 记:那您觉得您的提告对选情会有影响吗? 吴:影响不大吧。首先我觉得他(指谢长廷)不会当选,不是因为这个事情他不会当选,而是他本来就不会当选。但是,这个事情现在说出来可以让大家明白,做坏事必须受到惩罚。像这样的民进党,像这样的民进党候选人,在台北是不会赢的。民进党是“治国无半步,选举全拗步”,台北选民的素质是比较高的,民进党的这些滥招在台北没有什么作用,台北人没有那么好骗。现在民进党候选人的民调在20%,但是,我估计他可以拿到35%左右。可以说,国民党在台北比较平稳,要努力不松懈,把握很大。现在的问题是台北的选情很冷,让人心里不是很塌实。 记:那泛蓝阵营之间的竞争会影响台北选举结果吗? 吴:我想不会影响,选民不会放弃一个民调这么高的郝龙斌去选择只有10%左右的宋楚瑜。 记:您曾经在高雄当过市长多年,也在高雄参选过两届市长选举,以您对高雄的了解,这次高雄市长的选举走势会怎样? 吴:高雄的胜败没有台北那么明朗,一方面是双方的民调比较靠近,另一方面我担忧民进党方面会买票以及时刻做出不良手段,这种手段在高雄都还是能奏效的。从8年前的“录音带事件”,到两年前的“两颗子弹”,都说明民进党是怎样的一个政党,就像小人,骗子,在阶段,民进党一定会出手使出不良手段,要么是今天要么是明天。 记:若民进党使出手段,国民党方面有什么应对措施? 吴:我们会及时告诉选民,想想8年前的“录音带事件”和两年前的“两颗子弹”,用经验来引导选民,因为这样的事件一般不会在短时间内调查出真相。 记:没有其它更好的应对办法吗? 吴:实际上,长期以来,国民党就是这样笨拙,民进党就是这样无耻取巧。而且我个人认为,一旦这种事情发生,媒体的作用非常关键。从以前的事例来看,媒体都成了民进党的帮凶,在事情真相未明的情况下,大肆报道,煽动情绪,对选民冲击很大,是很不道德的。我希望媒体公正一点,在真相未明的情况下,能传递双方的意见,把以往的历史列出来引导民众冷静分析时局。 不管怎样,我非常希望台北的郝龙斌能赢,高雄忠厚能干的黄俊英能赢。他曾经是我搭档的副市长,很实干,是能为高雄做事情的人选。

选举制度 台湾需要大幅度改进

记:您作为首任民选高雄市长,到现在作为辅选者参与这次选举,您个人怎么评价台湾的市长选举? 吴:我觉得,这么多年来,台湾的选举没有本质的进步。每次选举都是对台湾社会的伤害,族群撕裂,选举时间都是几个月下来,真的是劳民伤财。这种伤害很大程度上抵消了这个制度的可爱,也让选举制度不那么值得骄傲了。 记:那么您认为它应该怎样改进? 吴:台湾的选举需要改进,需要大幅度地改进。我个人认为选举能否提升品质取决三个因素,一是选民素质。现在的高雄,买票行为依然存在,选民贪小便宜的实惠心理还存在,而且碍于人情,选民也很难去提告贿选者。二是需要相关机关严格执法查处贿选者,才能刹住不正之风。三是从制度面上看,我认为现在的竞选时间拉得太长了,两三个月时间,纷扰太多,劳民伤财。应该把竞选时间缩短,让候选人凭借平时的表现来赢得民众,而不是靠选前的技巧赢得选票。

政治人物 苏贞昌还差马英九一大截

记:除了选举外,“国务机要费案”和“首长特别费案”也是当前各界关注的热点,您怎么看这两个案件的进展? 吴:我觉得这是两个不同的案件。从陈瑞仁的报告,我们已经看出,无论如何陈水扁和吴淑珍犯罪的事实已经不可否认。但是,马英九的特别费案,从制度上看是没有问题的,至于检察官要怎么决定,我们无从判断,因为检察官是独立办案的。现在马英九的麻烦是,如果他一旦被起诉,他就要辞去台北市长和国民党主席两个职务,这样的话,对政坛的影响太大了。 记:那么您认为马英九因为特别费案而失去原来的光环了吗? 吴:事实上,没有,反而是支持他的人更团结在他身边。这个案件出来后,确实绿营的支持者获得了心理安慰:原来标榜清廉的马英九也不清楚啦。可是,有五六成的人是相信马英九的操守,他们看到马英九这么多年捐出那么多钱,还捐了那么多血,他们会更加坚定地支持马英九。 记:现在许多人拿马英九与苏贞昌做比较,分析他们2008年的把握,您怎么看? 吴:苏贞昌还差马英九一大截,他在屏东当县长的时候,有很多案件缠身,现在是还没有被放到同一平台上做比较,所以大家只看到他好的一面,实际上他有很多问题。而且我觉得苏贞昌在这次选举过后会被陈水扁“做掉”。陈、苏两个人早就不和,这次选举无论输赢,陈水扁都会让苏贞昌从“行政院长”位置上下来了。 记:那民进党将来的接班人会是谁? 吴:陈水扁才不会去考虑民进党接班人问题,(他觉得)这个和他无关。但是他和苏的矛盾一定要解决。

叶秀月

耐候板
磷酸三钠厂家直销
聚氨酯筛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