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多雨的季节一

2018-10-29 12:51:15

多雨的季节(一)

那是一个多雨的季节。依依拿着一把红伞在马路上走走停停。

雨细细的,如同珠帘,一丝丝的垂下来。依依用手去接,可是她发现珠帘如梦,落在手中便化了。她仰头望着天空,雨水打在她的脸上,她感觉是暖的,是咸的。六月的雨包围着这个表面坚强阳光而内心脆弱无助的女孩。依依就这样站在雨里,她喜欢这种感觉,也许只有这样,所有人才不会发现依依眼角那串晶莹的珠帘。

依依半响清醒过来,她整理了一下被风吹乱的长发,然后嘴角微微上翘,举起红伞一蹦一跳的往家走。雨水被溅开了,它们的节奏就像依依脸上的笑容……

到了家门口,依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推开门。径直走向卧室换了衣服,打开音响,围上围裙进了厨房……依依似乎习惯了这些动作,每一步她做的都很娴熟。

这时,响了。依依笑着拿起话筒,沉默一会说:“妈,别担心我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爸爸给我寄生活费了,你寄的东西和钱我也收到了。你们都各自好好生活吧,我会照顾自己的。”

那边的声音有些颤抖,“依依,是我们对不住你。”

依依忍住泪水,说:“什么啊?你们老土不啊,什么年代了都?你们追求自己的幸福怎么会有错呢?别乱想了,乖!听话。”

妈妈沉默了,依依的心听见了妈妈的哭声:“妈,水开了。我挂了,以后联系吧。”说完就放下。不是水开了,是依依的的泪水开了,它们如同浪花从依依的眼中涌现出来,淹没了依依那张白皙的脸,豪不留情的涌出依依所有的记忆。

依依从前如同公主,所有人的宠爱集于一身。爸爸妈妈对她更是宠爱有加,爸爸无论走到那里,都会带着依依,深怕因为没有他的保护而使他的公主受一丁点的伤。

可就在五年前,一切都变了。爸爸的心不再留恋妈妈,他选择离开妈妈,走进了另一个家庭。爸爸想带着依依,可依依拒绝了。就这样,家不再完整……

但依依没有恨,大人的世界小孩子永远不懂,她没爱过,她不懂爱,所以他认为自己没资格没权力去干扰大人的生活。就这样,依依用爸爸寄来的生活费在外面买了一室一厅的“家”,离开了妈妈,她不要成为妈妈的累赘,她让妈妈也去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和自由。

即使生活如此,但依依还是会笑,她不恨也不怪……

每天在学校,她就像一只小鸟,不停的在朋友身边飞来飞去制造欢乐,这样她不会孤独。

回家,有音乐陪伴她。依依从小就爱唱爱跳,音乐似乎是一副良药,可以医治依依心中的孤独,悲伤与不安。当依依受了委屈,她不哭,她会坐在钢琴前,用双手和钢琴聊天,她什么都告诉它,因为它不会欺骗她,不会出卖她。跳动的音符让依依坚强,乐观的生活。

这天,依依过生日,她和朋友去了酒吧。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这帮小女生一口气喝了几杯烈酒。次喝酒的依依感觉很好,即使酒精把她的五脏六腑灼烧的厉害。依依暗自想:怪不得大人都借酒消愁,酒精真好……依依停止了思想,因为酒精在她的胃里不停的翻腾。她在寻找W.C的时候胃不争气,她不得不扶住一个柱子吐了一地。然后她就感觉身体没了力气,自己好像在云端飘荡,那种感觉好软,好舒服。

突然,依依感觉脑袋一阵阵的疼痛,痛的她睁开眼睛。她被吓到了,她不停的嘀咕着:“这是那里?”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还好什么都没变,依依松了口气。她问:“请问有人吗?”没人回答。这时,她看见床头上有一张字条:小姐,你还小,以后不要喝酒了。房费我交完了,睡醒之后直接就可以走了。——牧宇。

依依拼命的回忆昨晚的一切,可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就这样依依拖着疲惫的身子,带着满脑子的疑惑回家了。

可能由于酒精还没有被消化,依依还不是很清醒,她走的路线就是曲线。“呲”一声,依依倒下了。车的主人马上抱起依依去了医院,车主看看副驾驶座的她,一脸的担忧,加快了车速。

医生看了看依依,说:不必担心,她只是睡着了。男人无奈的笑了。你是她的叔叔吗?到护士那签字缴费吧。男人点点头,护士接过钱和身份证,姓名:牧宇。牧宇说:“我有事,麻烦帮我照顾这个孩子,有事给我打这个,谢谢。”护士点点头。

下午,依依起来了。她问护士:“我怎么在这?”护士笑了笑,“小妹妹,是你叔叔送你来的。”“我叔叔?”护士无奈的把牧宇的名片给了依依。依依顿时眼睛瞪的圆圆的,怎么还是他?天啊!护士看到依依。

这个样子就给牧宇打了。不一会,牧宇就来了……

面对着这个陌生的成熟男人,依依有些不好意思,但牧宇很绅士的做了自我介绍:牧宇,39岁,本市的某房地产的董事。小姑娘,你呢?依依看看他,说:依依,19周岁,大学一年级。请不要叫我小姑娘,我是大学生了。听完介绍,牧宇笑着说:“你也不小了,怎么喝完酒就随地乱吐?!哈哈,我那件西服很贵的~还有你长的不大,怎么那么重啊?”依依说:“对不起,我给你送洗衣店去吧。”依依的脸通红通红的。牧宇豁然大笑,面对着一个只有16岁长相的女生,他有种轻松的感觉,似乎和她在一起,他会忘记所有的疲倦。就这样,他们认识了。

依依后来才知道,原来那晚的柱子是牧宇的手臂,吐完之后,依依就压在他身上昏睡过去了,牧宇给她送到宾馆之后便走了,没想到第二天他们又见面了。这个世界还真是小啊!他们感慨着~就这样,牧宇走进了依依的生活。牧宇没有结婚,也许成功男人都是这样吧,依依想。牧宇很体贴,当他知道了依依的家庭,他便开始照顾着这个小女生的饮食起居,每天都会接依依上下学,在一切都给依依安排妥当,就按时离开。

依依,越来越依赖牧宇,依依每根紧绷的神经自从遇到牧宇之后就都放松下来,每天笑的更灿烂了。她再也不怕生病,孤独。当她看见牧宇疲倦的脸的时候,她害怕他倒下,所以依依在他疲倦的时候会给他弹琴,在他无助的时候会给他出主意,虽然这些主意没有什么用处,可一看见依依那张娃娃脸,牧宇什么愁都消失了。在他生气的时候,依依会默默的守护他,什么都不说,等他气消了,给他端上一杯参茶。

但依依知道他们是不可能的,20岁的差距,怎么可能。依依只是当他是家人……

可牧宇不是那样认为,他现在不能没有依依,依依是他的全部动力。他比以前更努力工作了,他想给依依。

一切一切……谁也阻止不了他,即使是那个人。

牧宇不想伤害依依,所以他没有表白。就这样,两人保持着这种关系谁也不去捅破它,但他们心知肚明。

因为牧宇一有应酬,依依就很担心,每晚都会等牧宇的,然后在睡觉。她在乎他身边的女人。而牧宇和依依一样,在乎他身边的男生。

有一天,牧宇喝多了,他给依依打,说:我很需要你。我真的很需要你。依依说:别说了,你喝多了。“不,我没多……你知道吗,次看见你,我就想保护你。因为我看到了你眼角的泪,你是笑着流泪的。没人能阻止我那种感觉!你等我!”

不一会,依依打开门,她看见了他。他一身酒气,踉跄的进了屋。依依马上泡了茶水,拿来湿毛巾。她体贴的照顾着他,他一下握着她的手,拉她入怀。她没有拒绝,就这样靠在他怀里坐了一个晚上。早上,牧宇睁开眼睛,看见熟睡的依依,他没有惊醒她。当依依醒后,牧宇的手臂已经麻木了。他们互看了一眼,“对不起”他们异口同声。

那到底是不是喜欢,是不是爱?依依自问着自己。她不肯定,但她肯定的是:她在乎他,依赖他。

他们就这样幸福的生活着,在这种暧昧的氛围中。依依不愿去破坏,牧宇就再也不提了![1][2]

中国铁建国际城
澜湖郡
中骏雍景台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