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江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生命记忆的痕迹奢侈品市场和消费

发布时间:2020-02-22 13:46:39 编辑:笔名

生命记忆的痕迹

2010年12月8日,张晓刚新作展《16:9》在北京本日美术馆开幕。昆明电视台《盛世典藏》栏目专程赶赴北京,参观拍摄了画展,并采访了张晓刚。 他说非常怀念在故乡昆明的生活。他的画作一次次在世界着名的美术馆、画廊展出并被收藏,而且以一路攀升的天价拍卖,他只期望能 继续突出自己一向的 内视空想型 的艺术基调,从极端的个人角度去切入社会的文化,深入具体地表达出我所感兴趣的、熟知的生活角落 而已。 当人们从一个狭窄的入口进入展厅时,赫然在目的是:一块明亮的不锈钢上,张晓刚手抄作家巴金《家》中的一段话 一种新的感情渐渐地捉住了他,他不知道究竟是快乐还是悲伤。但是他清清楚楚地知道他离开家了。他眼前是连接不断的绿水。这水只是不停地向前面流去,它会把他载到一个未知的大城市去。在那里新的一切正在生长。那里有一个新的运动,有广大的大众,还有他的几个未见面的热忱的青年朋友。 这个创意,恍如是巴金专门为张晓刚的画展和他的人生写的一个注脚,并成为参观者的一个指南。 第一展厅,命名《天堂》的作品,是一张80年代样式的被褥俱全的双人床独立在中央,一盏孤独的灯从高高的屋顶垂到床面,张晓刚写给友人的信从床左侧的地上一直写到床上面,再延伸到另一边的地上。他说要 更深地更缓慢地去体会每一次的阳光倾斜,树木在光线的颤动中偶尔的迷茫。 字里行间都是张晓刚对生活、对生命的感受与感悟 。 从2009年9月的《史记:张晓刚个展》开始,一向以架上绘画闻名海内外的张晓刚尝试用雕塑、装置等材料来表达自己。在包括《车窗》、《天堂》两个系列的新作中,张晓刚继续用不同的材质表现和延续他对历史与记忆的温故思考。他打破了以往人们习惯的4:3的视觉比例,用今天人们愈来愈依赖的、被奉为屏幕显示业16:9的黄金比例和冷音调象征性地出现个人经历,以虚拟的记忆来触及真实。张晓刚认为 16:9 这个概念是一个比较抽象的想法,比例的改变实际也是我们视察生活角度的改变。我们所获得信息的来源,现在大多来自这些 16:9 机器,同时也反过来成为我们看世界的角度和方式。 《车窗》系列以火车车窗作为感知周围世界和认知自我的一个重要表达载体:车窗外景象清楚,车窗内物体模糊,反常态的里与外的关系中,上世纪80年代常见的高音喇叭、电灯、手电筒、茶杯、军大衣等作为一个时期难忘的符号凸显着, 用 线 和平涂的方式再现了一种不舍的泪痕寻觅着被切断的联系之意象 。《天堂》系列则展现一种想象的错乱关系和对关系需要再定义的冲动。 《16:9》新作展,有着意大利画家契里柯作品中那被哲学空想所强化的形、通过物体在非现实背景下产生的神秘感风格,是张晓刚内在情感的延续,其中历史、记忆、现实都成了他释放自己的元素,极富感染力。虽还有《大家庭》系列和《绿墙》系列的影子,但却是对他过去艺术形式的一种颠覆。 大病初愈的张晓刚没有一丝病容,回答媒体时坦言: 我习惯有距离的东西,太近的反而看不清,过去的会觉得它有意思。艺术是一生的事,每一年能往前走1公分生命便没有白过。 1958年出生于昆明的张晓刚,在4岁那年画下了他今生第一张画一个紧握枪的解放军。因不知道 愤怒 时眉毛应该向上提,就画成了眉毛向下、有几许悲痛的面容。也许就在那时,已注定了张晓刚画作中挥之不去的忧郁色采。1975年,张晓刚拜云南着名水彩画家林聆为师,研习素描、水彩。1978年考入四川美术学院绘画系油画专业,开始了他至今铭感于心的、前苏联绘画教育体系的严格训练。1981年,他在四川阿坝藏族地区体验生活近两个月创作出深受凡 高和米勒影响的毕业作品油画系列《草原组画》。1982年,大学毕业的张晓刚毕业后没有分配到工作单位,只好去一家集体所有制玻璃制镜厂打工,后经朋友引荐,进入昆明市歌舞团任美工。他 疯狂地浏览,实验各种风格的绘画 ,与各路朋友畅谈艺术、哲学、文学、音乐和人生,豪饮狂歌。 张晓刚在1984年因饮酒过量住院,两个月梦魇般的体验和病房白床单的强烈刺激,让他在病房里就完成了素描组画《黑白之间的幽灵》,同他出院后创作的油画系列《充满色采的幽灵》一起,完成了艺术上的第一次蜕变。1985年,张晓刚与昆明的毛旭辉、潘德海,上海的候文怡、张隆等在上海、南京举行了成为85潮中代表性艺术偏向之一的《新具象》画展。以张晓刚等人为代表的西南艺术群体大量鉴戒超现实主义的语言模式,凝聚成一种 离心 力,构成了中国当代艺术的多元格局。 1992年,张晓刚的欧洲之行,使他的绘画产生了转折性的改变。他从凡 高、契里科和马格利特的原作中体会到技术和精神的共鸣,从里希特的作品中,找到了自己苦苦思索的答案。大师们给了张晓刚营建虚幻世界的启示,并在他后来的《失忆与记忆》、《里与外》系列作品中,留下了浓重的痕迹。 1993年,回到昆明的张晓刚在偶然翻看父母的老照片时遭到震动,以近年来自己在艺术上的反思探索,画出了《大家庭》系列:单眼皮、瓜子脸、身着中山装,有上世纪6七十年代中国人所特有外貌特点的全家福,捉住了一个逝去时期的脉络。那呆滞的表情和惊觉的眼光仿佛冻结了中国人特有的心路历程,成为一种中国人缩影式的肖像。画作用人和脸部模糊的光斑,打破黑白画面的烦闷。一根如同血丝般细细的红线,串起人物和物象,组成张晓刚《大家庭》系列的重要话语因素,成为张晓刚绘画艺术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和强烈的符号。 2010年香港苏富比秋拍上,张晓刚的《创世篇:一个共和国的诞生二号》以5218万港元成交,刷新了他个人作品的拍卖成交世界纪录。

小孩发烧怎么吃药
儿童健脾胃吃什么
藤黄健骨丸治骨质增生吗
经期延长可以吃点什么
面部黄褐斑形成原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