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江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灭世武修 第七百零六章 锦上添花与落井下石

发布时间:2020-02-15 19:21:55 编辑:笔名

灭世武修 第七百零六章 锦上添花与落井下石

禁区外,混乱一片,众修士化为一束束霞光四散逃窜,生怕被轮回眼射出的红光照中。

每一个人的面孔都带着恐慌与彷徨,蓦然间觉察到了自己的渺小,心头涌现出来的卑微无力,让众修士恍惚生出一种错觉,觉得自己不过是爬行在地面上的蝼蚁,性命都掌控在高高在上魔帝手中,仿佛只要魔帝心情糟糕,就可以随手剥夺他们生存权利。

血淋淋的现实,让人提不起勇气去面对,如梦一样,但那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又真实的不能在真实。在场有诸多大人物,他们已经习惯了万人敬仰、位高权重的生活,但现在一下子被打下十八层地狱,性命根本不值钱,纵谁也无法接受。

“今天,我们就要消亡了吗?”一位中型势力的圣主人物至今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面前堆砌一地雪白尸骸,画面只是静静地摆在在哪儿,就很震撼心灵,不久前,这些可都是鲜活生命,一些年轻修士不过二十出头,风华正茂,可精彩的未来就此被遏止!

“我的孩子们……一路好走。”

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跪在满目疮痍的大地上,失声痛哭,那种心情,非常人可以体会,老者见证了他们茁壮成长的全部过程,本还满怀憧憬的想象他们的辉煌未来,但现在人忽然就没了,全部都没了……

太残酷了,魔帝轮回眼一出,折煞万千性命。

这位暴君的负面名声就是这样堆积起来的,在他面前,人如草芥,杀与不杀全看心情。

“哎,轮回六道,杀戮何止千千万,是中州人民永远都扶不平的创伤。”雪花看着这一幕幕场景,晶莹泪水止不住的涌流出来,魔帝出世,就是一场灾难,一场灭世之劫!

绝望的人们,忽然看到了一片光,一名三仙庄女修士指着高天叫喊道:“你们看,轮回眼消失了!!”

此言一出,四散乱逃的修士纷纷看向天空,那一双血一样凄红的眼睛果然不见了,而魔帝似乎被乌恒引进了生命禁区,至今没有音讯传出。

虽然轮回眼消失,却没人露出一丝笑容,因为根本笑不出来。画面太沉重了,诸多兄弟姐妹就陨落在此,他们只是幸运儿。

安静片刻后,风月阁阁主白崇山一步站出,走到混乱人群中,发狠咆哮道:“诸位道友,这一切都是乌恒惹的祸,如果不是他激怒魔帝,我们也不会死伤那么多人!”

他一头黑发散乱披开,眸子血红,像一头受伤正在静静舔着伤口的野兽一般,随时会发狂。在场三百余名风月阁弟子化为枯骨一去不复返,这让白崇山心如刀割,他们可都是风月阁的未来dǐng梁柱,一个个天赋不凡,要不然也不会带来魔神谷历练了。

现在正是报仇的最佳时机,白崇山开始煽动在场各大势力,他继续出言道:“如果乌恒走出生命禁区,我们一定不能留他了!”

见状,赶尸派门主猿鬼七也知道解决这个未来隐患的时候到了,站出来附和出言道:“不错,乌恒狂妄自大,固执的要与魔帝硬拼,导致我们各大势力都被波及,伤亡惨重,定要让他血债血偿!”

魔帝已经走进生命禁区追寻乌恒,可以説乌恒生存几率很低,但为了保险,白崇山与猿鬼七还是出言煽动着,天知道那个逆天的人族神体会不会又一次死里逃生呢。

对此,轩辕嫣然嗤之以鼻,手握黄金宝剑,冲着白崇山与猿鬼七质问道:“冤有头债有主,出手之人是魔帝,你们却要怪在乌恒头上,这就是传説中的欺软怕硬吗?”

轩辕嫣然説的是实话,魔帝轮回眼杀现场万人,可白崇山却将矛头对准乌恒,明显是欺软怕硬。

“就是,你有种去把魔帝杀了啊!只知道报以私心,煽动大家对付乌恒,懦夫一个!”孙义清与轩辕青云一一站出来,厉声抨击。

“哼,如果不是乌恒激怒魔帝,我们会造成现在这副模样吗?”白崇山説的义正言辞,他把矛头指向乌恒也是人之常情,魔帝肯定是对付不了的,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把激怒魔帝的源头抓出来诛杀解恨,也算是给那么多死去弟兄一个交代了。

人类总是有一些丑陋的角色,欺软怕硬,明明是另外一个人打的你,可因为他太强,只能挑一个软柿子捏。

欧阳西此刻也是站出来,力挺乌恒道:“你们怎么就知道乌恒不站出来的话,魔帝就会放过大家?”

“那可是古今往来人见人惧的魔君,十恶不赦,情绪反复无常,杀人对他来説只是家常便饭,我认为就算乌恒不站出来,也只是充其量少了一份反抗力量,反而更加放纵魔帝的嗜血狂傲!”岭山蛮王拎着狂龙棒出口。

现场众説纷纭,有一半左右修士认为此祸是由乌恒导致,乌恒必须承担全部,毕竟众弟子可都是他们带来魔神谷的,现在那么多人惨死,肯定得有个人站出来担当,如今正好拿乌恒来当挡箭牌,可以卸去自己一身负担。

也有一半左右修士认为人族不能在引颈就屠,放纵魔帝,一定要对他发起反抗,乌恒没有做错,其中大多与乌恒相交甚好,或者敢于承担之人。

“都别説了,乌恒只是一个孩子,他还年轻,这不该他来担!”一名远古世家的长者站出,他行将就木,满脸皱纹,但説出的话气力沉着,很有威严感。

另外一边,一个隐匿山林的强大世家站出一位穿着长袍的道长,他眼中神色凌厉,争锋相对道:“笑话,孩子就可以推卸一切吗,人族神体已经成年,他必须为死去亡魂一个交代!”

“人族神体闯下大祸,必须废了他!”诸多平日里肃穆沉着、一脸正气的大人物都变成另外一副丑陋嘴脸,把本性暴露无遗,咄咄逼人的出口。

“屠魔大会,乌恒将南宫尘杀死,你们一个个满脸笑容,向他发出祝贺,如今究竟怎么了,説变就变,个个口口声声説要他性命?”轩辕月愤愤不平的开口,哭的泪眼婆娑,为坏人表哥感到不公平。

许多刚才出言要乌恒性命的圣主人物沉默下来,这个小丫头説的是实话,他们也觉得隐隐愧疚,但武修界中没有公平之説,现在必须得找出个人承担,人族神体一直都是风口浪尖上的人,他太引人注目,也很容易被群起攻之。

寒霜没有出言,只是默默感到悲哀,也很心疼乌恒,他明明立了功劳,却要这样被那些一个个自称为正派的人士批判。

武修界就是如此,个个隐藏的很深,有喜事就锦上添花,一旦出现大祸便个个倒戈,开始落井下石。

禁区中,乌恒一路跌跌撞撞,往着黑树林外奔去,被魔帝一掌击中,伤势很不乐观,嘴里不断溢出黑血。绝对力量太可怕了,如果不是神体,此刻早就化为一滩血水。

当乌恒快要走出黑树林,外面的声音十分嘈杂,如双方对垒一般,展开辩论,辩论的主题就是人族神体该不该承担此次。

对此,他隐隐感动也觉得讽刺,感动的是诸多熟悉身影出来力挺自己,讽刺的是,刚才还一个个祝贺自己的圣主人物现在厉声惧色的説要诛杀自己。

见惯了太多人情冷暖,乌恒内心很快平静下来,他一步一步朝着黑树林外走出,步伐很沉重,魔帝那一掌灌注了太多煞气,过于狂暴,连灭世道魂都有些难以压制。很快,乌恒已经走出黑树林,来到外面的荒芜大地中。

届时,诸多冰冷目光望了过来,随后则是诧异,乌恒出来了,那么魔帝呢?

“不好,此地不宜久留,乌恒一出来,魔帝肯定会被印出来。”白崇山第一反应不是冲乌恒出手,而是逃命,那个魔君发动一次轮回眼,那风月阁真经不起折腾!

诸多刚刚义正言辞,铁了心要灭乌恒的家族教派纷纷变了颜色,大片往后撤走

看着这一切,乌恒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笑意,他缓缓开口道:“魔帝分身已经被我灭了,你们无需害怕,继续説,如果要出手,就放马过来!”

话落,现场无数人的面部表情凝固了,乌恒是在开玩笑么,魔帝那一缕分身真被他给灭了?

“如果魔帝分身未散,轮回眼也不会凭空消失,大家尽管放心。”乌恒继续开口,声音低沉虚弱,但在场诸位圣主都听的无比清晰。

“原来如此,我説轮回眼怎么会忽然不见。”三仙庄的灵彩儿恍然间明白过来。

白崇山惊疑不定,见魔帝久久未追出来,这才确信松了口气道:“看来魔帝分身真的被灭了。”

此刻,乌恒重伤在身,嘴里不断吐出大口黑色血液,气息十分虚弱。

众圣主见此一幕,暗暗自语道:“看来人族神体为了斩掉魔帝那一缕分身,也算是拼足全身气力了!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