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江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布衣神王

发布时间:2019-06-25 07:19:18 编辑:笔名

“含月、紫灵,你们退开,我来挡住这蛮人,你们两人快快逃离,不要做无畏牺牲。”林宏义运转元力,止住臂膀流淌鲜血,猛然站起。“不,父亲,含月不走!”林含月泪声道:“含月愿与父亲一道而去。”“堡主,紫灵自记事起,就在林家堡内,受堡主大恩收养,此刻正是回报堡主之时!”紫灵闻言也是坚决摇头,神色坚定。“哎,难道今日就是我林家堡堡灭之日么!”林宏义望着神态坚决的两女,黯然摇头,一时间竟然有些失去反抗之心。“哈哈,好感人啊,可是你终归难逃一死。”牙沙举起手中弯刀,就要劈落。“蛮人,休要猖狂,楚云来也!”就在这时,一声炸响响起,远处滚滚翻腾的兽群尘浪已经来到林家堡脚下,烟尘散去,一头头面目狰狞恐怖、体型硕大的恐怖荒兽出现在一众武者之前,密密麻麻足有四五百头之多。而在这些兽群前端,五十头为强大的荒兽之上,五十名身着黑甲的少年武者昂首坐立,神态刚毅、骁勇,威风凛凛。少年兽骑少年前方,一头肩高三米、身躯庞大、肌肉如同小山一般高耸的青鬃雄狮一跃而起,在半空之中化为一道青光,落在堡墙之上,雄狮鬃毛迎风飞舞,百兽雄姿尽显,这竟然是一头修为达到筑府三重的首领级别荒兽。在这青鬃雄狮之上,更有一名黑发披肩、身负巨刃的骁勇少年静静坐立,只见这少年相貌俊朗、棱角分明、眼神坚毅如钢,虽然不是风姿玉树之貌,但自他的身躯之上,却有一股难以名言的奇异魅力,让人一见便很难忘怀,铭记在心。“是,是楚云来了!”紫灵脸上的神色变明。欢喜叫道,原本的绝勇之色,渐渐消散,心中却又升起一丝希翼。仿佛与漆黑无尽的夜晚见到一缕朝阳的曙光一般。“楚云。”林含月望着前方青鬃雄狮身上的那名黑甲少年,心中不是为何突然之间有了一丝悸动,仿佛心中的某个心弦被轻轻拨动一般。“楚云,就是你杀了我儿!”堡墙另一端,与元空承战血战的赤杀野闻言,猛然抬头大喝一声,双目顿时变得通红如血,褐色的瞳孔内无尽的怒仇迸发,汹涌而出,他身形后退。就要冲向楚云。“赤杀野,哪里走!”元空承战双手齐动,四道火掌气芒击向赤杀野身前,将其进路完全封死,脚下更是快速移动。冲至赤杀野近前,与其纠缠厮打起来。“可恶,元空承战你竟然敢阻我,那我就先杀了你!”赤杀野怒目而视,他知道有元空承战阻拦,自己根本无法接近楚云,心中不由愤怒异常。他体内气息鼓荡,手上的招式更加凶猛。“赤杀野,不要说大话,就凭你也想杀我!”元空承战冷笑一声,举掌迎上,但他眼角的余光却是向着楚云的方向隐蔽的瞥了一眼。心中竟有几分骇然,自楚云身上撒发出来的气息,他分明感受到了筑府期武者才能有的元气波动。“难道他已经是筑府强者了么!”元空承战心中惊愕万分,习武不到三年,便升至筑府强者。这是怎样的速度,而且楚云武道期便曾斩杀筑府强者,而今他升为筑府,一身战力又当如何!“不错,赤杀野,你儿赤燕浪就是死在我手!”楚云冷笑一声,转身望向身前的牙沙,更是冷冷说道:“牙沙,你的儿子也是我一刀劈碎。”“竟然是你!”牙沙闻言,一双巨目圆瞪,他仰天狂叫一声,扔下林宏义,径直冲向楚云。“来的好。”望着手持双刀向自己冲来的牙沙,楚云也是反手拔出身后巨刃寒锋,脚步点地,整个人如利箭直射而出,两人速度具是奇快,几乎在瞬间便于半空之中相遇。牙沙双刀狂舞,刀影密如泼水,一双弯刀竟然挥舞处层层刀阵,狂搅而来,一道道细薄元气刀芒如密雨一般爆射而出,向楚云身躯完全覆盖,誓要将楚云切成无数碎片。“残图刀诀,山刀式!”楚云双手握刀举于头顶,他体内始母道经急速运转,汹涌澎湃的元力透体而出,将他身躯完全笼罩,一层明亮的紫色元气罩在楚云体外浮现,元气罩外被调动的天地元气与空气劲流相互交织,竟然凝聚为一座山形气团,将牙沙刀阵之中的细薄刀芒全部阻挡在外。锋利、密集的元气刀芒劈砍在山形气团之上,虽然爆发出嘭嘭嘭的气爆之声,但却无法动摇山形气团的根本,楚云与气团之中大喝一声,手中巨刃寒锋猛然劈出,刀式如万丈雄峰直落,气势恢宏、重逾万钧。“轰”道纹魔兵寒锋夹带万钧之势砸落在牙沙的双刀之上,只见牙沙手中双刀在交击瞬间便如豆腐一般破碎爆裂,雄浑的寒锋刀式顺势劈下,直直斩向牙沙胸口。剧烈的冲击让牙沙无法抵挡,以他筑府的修为,单臂全力爆发四十万斤之力,却也没有力量接下楚云的山势一刀,他心中大惊失色,双臂更是剧痛,双臂宛若断了一般,便是内脏有些震动。“异宝,起!”望着近在咫尺的黑色巨刃,牙沙心中惊骇万分,他顾不得其他,心中意念一动,只见他后背突然华光大闪,竟然凭空出现一对土黄色的光翼,带动他的身躯爆发出一股巨大力量,向后退去,堪堪避过楚云的致命一刀。但即使如此,寒锋刃身的凌厉刀气还是将他划伤,一刀深可见骨的恐怖刀痕自他的额头划过又眼,从他胸前一直蔓延到小腹方才停止。“楚云怎么会这么强,连父亲都不能打败的蛮人首领,却被他一刀劈成重伤!”林含月手掩朱唇,一双秀目满是惊骇之色,便是脑海之中也是一时出现空白。“神血,只有神血才能如此。”林宏义更是心中震撼,他心中情绪激荡,惊愕连连,不住暗叹:“大荒流传神血之威,我只当是众人夸大之词,今日一见,才知道此言非虚,楚云而今的实力,已经远远超出我的修为,此刻,云台城中,恐怕只有消失的元空承天能够与其匹敌!”“这小子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这样的修为,也许只有大哥才能压制!”“好强的一刀,怪不得我儿会丧命于他的手中,便是我也很难讨好!”远处交战的元空承战与赤杀野也是被楚云一道斩伤牙沙而感到震惊,两人回望一眼,具是看出对方眼中的惊骇之色。“哇,我就知道,小楚云一定没问题!”一旁的紫灵却似乎对楚云的表现并不感到意外,她玉手不住拍击,十分喜悦,仿佛楚云就应当如此一般。“牙沙,你可敢再来!”楚云手持巨刃寒锋,挥刀直指被背后双翼带到半空之中的牙沙。“混帐,混账,小畜生!”牙沙只感到身躯剧痛,脸上、胸口上的伤口鲜血直流,将脸庞、胸口衣衫全部染成鲜红之色,他胸口剧烈起伏,几乎无法自制。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统领碎沙部十余万人部众的首领,竟然被一个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年一刀击败,若不是自己身具异宝,必然会死于楚云的巨刃之下,这对他而言,将是巨大耻辱,更会让他威信大失,难以面对一众部族。“首领败了,这怎么可能!”“你看那是什么,眼中泛着诡异紫光的死亡荒兽,难道传言竟然是真的!”不少蛮族武者将牙沙的落败看在眼中,几乎难以置信,他们的强大首领竟然被一名少年击败,而更让他们感到胆寒的是,传闻之中的死亡荒兽真的存在,就在眼前,并向着自己所站立的地方凶恶扑来,猩红的血盆大口在视线之中越来越近。“嘶嘶嘶”杂乱恐怖的嘶吼声伴随兽影越来越近,阵阵令人胆寒的血腥*气息迎面扑来,五十名修为均在武道八重以上的少年武者身骑强大荒兽,率领五百只实力堪比武道八重、九重武者的凶恶干尸荒兽呼啸而来,向着混战之中的蛮族武者大军轰然撞入。“啊!”兽群冲入蛮族大军之中,惨叫声、惊恐声立时响起,凶猛且毫无痛觉的荒兽根本不顾自己的损伤,拼尽一切手段、力量去撕咬、爪击,远远超过武者的强大肉身带来了惊人的破坏力,五百只荒兽带来的冲击与伤害,竟然相当于三四千人高阶武者组成的大军所能够带来的伤害。首领的落败、五百荒兽带来的强大伤害与恐惧的心理阴影,极大的打击了蛮族大军的士气,更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云台武者与蛮族大军之间的人数劣势,刚刚取得进攻优势的蛮族,阻力大增,双方的力量对比再次被拉到相差不多的层次,云台武者的压力骤然减小。“楚云,我蛮族将视你为世代血仇,我必斩你!”牙沙咬牙切齿的望着楚云,恨不得将其撕成碎片,但刚刚楚云的惊人一刀,却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凭他目前之力却是根本无法与之对敌。“阿弟,借我异宝!”愤怒之中的牙沙,大喝一声,忽然转身向着赤杀野的方向急速冲去。

桂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江苏好的专治癫痫医院
运城治疗癫痫好的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