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看片软件介绍一个

送礼其实也是一门学问,而且针对不同的人,送礼的讲究也很不同。

一般的俗人最好答对,只要钱到位就行,就好像某云一样,你如果能支持一个整版,他就已经很满足了,如果还能在此基础之上投个票,打个赏啥的,就可以把他那个没见过世面的家伙感动得不要不要的。

可是当一个人的境界足够高的话,那么在给他送礼的时候,挑值钱的送虽然不能说有错,但却肯定无法达到最佳效果。

说话,要说到心窝里,

送礼,要送到心坎上!

只有这样,才能让原本平凡的礼物,起到最大的效果。

而强如张三丰,他肯定是不会缺少一些俗物的,所以真金白银这种比较俗的东西,夜未明感觉还是留下来侮辱自己比较好。

给张三丰的礼物,得挑点便宜……咳咳,是更有意义价值和意义,非金钱可以衡量的东西。

至于那种带有境界的礼物,才能配得上张三丰真人陆地神仙的身份!

嗯,就是这样!

那么从精神境界入手的话,又有什么东西是张三丰喜欢的呢?

武功秘籍,神兵利器?

自然暖风吹起秀美少女的轻柔发丝

有这种东西的话,自己留着不香吗?

道经?

这玩意夜未明也缺啊!

他的《道法》到现在还没有满级呢的说!

所以,这次寿宴的礼物必须要满足三个标准:

第一,张三丰要喜欢,越是喜欢的越好。

第二,对夜未明来说不重要,这样送出去才不会心疼!

第三,要相对容易弄到手,最好不要花废太多力气的那种。

毕竟,现在距离张三丰的百岁寿宴,就只剩下十天的时间了。

不过这挺好的,比起包三天,夜十天起码在时间上要宽松许多。

言归正传,要满足以上三个特点,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要从感情方面入手。因为只有对某个人有着特殊意义的东西,才更加容易满足以上三个条件。

比如说某个人初恋时的定情信物,放在他自己的手里,肯定是可以珍藏一辈子的东西,但落在一个与之无关的人手里,恐怕就要在几个分类垃圾桶面前做出选择了。

那么有什么是张三丰的感情羁绊所在呢?

郭襄?

提到张三丰的感情,很多人都会第一个想到这个,夜未明在后来一次与胜天半子的闲聊中,也已经确认了郭襄另一个天下无敌大舔狗的真实身份。

不过在简单的思考了一下之后,夜未明果断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一来郭襄本人也不是什么小人物,作为峨眉派的开派祖师,和他有关的东西不但对张三丰别具吸引力,对整个峨眉派来说,也都有着十分特殊的意义,在峨眉山上根本不可能搞得到。

而除了峨眉之外,夜未明也想不出还有什么地方能够找到与郭襄有关的东西。

这与之前总结的第三个条件相违背,排除!

更何况,男女之情固然刻骨铭心,但在武侠背景的避雷世界里,却是一个被人所避讳的话题,属于绝对的个人隐私。

甚至除了殷不亏、胜天半子这样的原著党之外,就连张三丰的七个徒弟都未必知道他老人家对郭襄的真情实感。

如果夜未明在寿宴上拿出一件郭襄用过的东西,未必就会起到好的效果,反而有可能弄得他老人家下不来台。

而抛开郭襄不予考虑的话,那对张三丰来说最重要有事什么人、事、物呢?

一边思考着这个问题,夜未明已经不自觉的俩到了汴京城的驿站,忽然脑海之中灵光一闪,跟着直接交了钱对车夫说道:“去少林寺。”

车夫收下钱:“嵩山还是莆田?”

夜未明闻言一愣,这才想起少林寺也分南北两脉来着,于是随口答道:“嵩山。”

……

少林寺,是中国佛教禅宗祖庭和少林功夫的发源地,坊间甚至还有着“天下武功出少林”的说法。

不过这种说法是否属实,已经因为年代久远而不可考证,但在《侠义永恒》的设定背景之中,武学一道肯定要比少林寺存在的时间更加久远。

关于这一点,夜未明所修炼的《越女剑法》就是一个有力的证据。

根据殷不亏和胜天半子的描述,少林作为武林泰斗,在原著的世界里想要进入可以说是颇为麻烦的,就算是香客也需要在知客僧的引导之下才行。

毕竟,在武侠背景的世界里,千里迢迢来到少林寺上香的香客也并不是很多,知客僧完应付得过来。

不过在游戏里就不用那么麻烦了,一切以方便玩家为主。

所以除了藏经阁、达摩院等有限几块特殊区域被列为禁地,不

许外人进入之外,其他地方都是可以随意出入的。

别说是少林弟子和普通玩家了,就算是明教亦或是日月神教这样的邪派玩家,也是出入自由的,根本就没有人会管。

不过夜未明今天是带着明确的目的而来,自然没有在庙里闲逛的心情。

进入寺门之后,直接便按照之前流云介绍的路径,在大雄宝殿之外找到了今日当值的知客僧:“这位小师傅你好,在下神捕司弟子夜未明,今日前来,有要事求见少林寺主持玄慈大师,还望小师傅能够帮忙通禀一声。”

既然是有正事要办,夜未明说起话来也是十分的空气,却没想到那个知客僧竟然更加的客气。

“原来是公门侠圣,剑人夜未明!”

听到夜未明的名字,这个看起来略有些婴儿肥的知客僧顿时精神一震,兴奋得好像是粉丝见到了偶像:“剑人施主稍等,我这就去通知主持方丈!”

见到对方好似追星族一般兴奋的模样,夜未明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是因为对方的态度,而是因为你丫的一口一个“剑人”是几个意思?

奈何他也看得出来,对方对方如此只是出于尊敬,而并无恶意。加上他这次来少林寺也不是来砸场子的,自然不好在这种情况下主动翻脸。

只能是脸上笑嘻嘻,心里……

虽然心里不爽,但夜未明高声望的威力立刻便体现了出来。

那位婴儿肥的知客僧再次冲着他行了一个佛礼之后,便直接施展轻功消失在他得眼前,然后没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又再一次施展轻功,“咻”的一生跑了回来,从他略微变得急促的呼吸中可以看得出来,刚刚一去一回两次施展轻功的过程都是力爆发的。

重新返回原地的知客僧冲着夜未明再次行了一个佛礼,然后开口说道:“夜施主,主持有请,请随我来。”

见到对方如此卖力的帮自己通报,夜未明原本心里那一点不爽也早已经烟消云散,当即到了一声谢,便随着那知客僧一起朝着大殿后方走去。

在大雄宝殿后方的跨院的一间禅房之内,夜未明终于见到了看起来慈眉善目的少林方丈玄慈。

作为江湖晚辈,他首先上前抱拳行礼问好,玄慈则是微笑回礼之后问道:“夜少侠此次前来少林,不知所为何事?”

夜未明闻言,脸上原本和善的笑容顿时收敛了起来,换上一副略带哀伤、沉默的表情。他这突如其来的表情变化,至看得玄慈略感诧异,还道自己是不是那句话说错了。

不过紧跟着,他便见到夜未明从包袱里去除两件事物,口中说道:“日前晚辈前往大理办事的时候,恰巧遇到贵寺的玄悲大师被奸人所害,晚辈受到大理镇南王段正淳的委托,专程将玄悲大师的尸骨和舍利子一并送回少林。”

“啊!”

听到夜未明所言,玄慈顿时大惊:“玄悲师弟他,已经圆寂了?”

夜未明轻轻点头,然后将自己通过NPC口中所知的一些事情告诉了玄慈,后者闻言双手合十,闭目道了一声佛号,跟着便想要伸手去接夜未明手中的两样东西。

却发现夜未明只是把用来装骨灰的坛子和用来装舍利子的锦盒拿在手中,并无想要归还的意思。

玄慈见状眉头一皱,可还不等他说话,却听夜未明再次开口说道:“其实晚辈今次前来,除了归还玄悲大师的骨灰和舍利子之外,还有一事相求,还望方丈大师应允。”

“哦?”听到夜未明居然是来谈条件的,玄慈的脸色却是恢复了平静,喜怒不形于色道:“不知夜少侠所言何事?”

眼看该铺垫的已经铺垫得差不多了,夜未明终于道明了他的真正来意:“晚辈想要向少林求一本经书,唯一的要求是,经书上的问题,必须是出自藏经阁觉远大师之手的真迹。”

玄慈闻言不由失笑道:“夜少侠想求的,该不会是《楞伽经》吧?”

既然《倚天屠龙记》的剧情已经进行到了百岁寿宴的环节,那么原本《楞伽经》中藏有《九阳真经》的事情便再不是什么秘密,玄慈知道这一点,并怀疑夜未明图谋《九阳真经》,也完是合情合理的推测。

夜未明轻轻摇头,再次确认道:“晚辈说了,所求的只是觉远大师的真迹,不论是抄录的佛经,亦或是整理的佛学心得、笔录、感悟都可以,只要是出自觉远大师只收,就算是一册账本也行。”

微微一顿,又补充道:“玄慈大师如果怀疑晚辈另有目的,大可以从中随便选择一本,再多找上几位少林高僧共同检验,确定没有夹杂私活之后,再将其交给晚辈便是。”

玄慈看了看夜未明,嘴角忽然挂起一丝笑意说道:“想来夜少侠是打算参加武当张真人的百岁寿宴吧?”

夜未明回以微笑:“玄悲大师的骨灰与舍利从回少林,也是功德一件。”

“好吧!

”玄慈不再和夜未明讨价还价,事实上夜未明提出的要求非但并不过分,反而是十分简单,根本就没有什么还价的空间。

于是他立刻便转身来到书桌前,提笔写下了一张便条,将其交个夜未明道:“夜少侠可以拿着这张纸条屋藏经阁一楼挑选经书,到了那里,自然会有负责管事的僧人指点少侠该如何挑选。”

搞定了!

夜未明接过便条之后,抱拳还了一礼,然后便告辞玄慈,直奔藏经阁而去。

少林的藏经阁,可谓是武林中人最为向往的所在之一,内中有着包括七十二绝技之内的大量武功秘籍,其安保措施自然也是做得极为到位。

别看在原著里,仿佛是一个那啥一样,萧远山和慕容博想来就来,想拿就拿,但玩家如果胆敢学习他们两个的骚操作,保证会有人用实际行动告诉你,什么叫做天下武功出少林!

夜未明即便手里有着玄慈亲手所写的介绍信,但还是被负责守卫这里的僧人警告:“夜少侠只能在藏经阁一楼挑选佛经,切不可去二楼偷看武功秘籍。否则后果自负!”

夜未明对此自无异议,进入一楼之后,却发现这里竟然是空无一人?

话说,系统这么安排,是打算引诱玩家去二楼偷看武功秘籍,然后被守护藏经阁的僧人合理合法的送回复活点报道去吗?

如此阴险的安排,还真是有够系统的啊!

夜未明当然不会愚蠢到去踩这种低级的陷阱,再确认自己的视线之中并没有人之后,立刻高声问道:“有人吗?”

“阿弥陀佛!”

就在夜未明话音刚落的之时,身后忽然传来一声佛号,转头看去却是让夜未明大为震惊。

却见一个身材瘦弱的白须老僧正拿着一个扫把,在哪里不紧不慢的扫着地!

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要知道,夜未明实在仔细的确定过周围并没有人之后,才提高了音量开口询问的。而这个老和尚不但凭空出现在了他得身后,而且扫地的动作却看起来是那么的自然,就好像他一直都在这里扫着地,动作从来都未曾间断过一样。

这就是殷不亏所说的200级等级BOSS,少林寺扫地僧吗?

他到底是人是鬼?

看了一眼诧异的夜未明,扫地僧却是平静的开口说道:“空即是色,色即是空,见得到与见不到其实并无差别,施主又何必拘泥于此呢?”

——————

PS:第一、第二更到,今天还差6000字,不写完不睡觉!

说到做到,就是我的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