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版人抖音视频app

() 海底自然不会是像个游泳池一样平坦,那是一个遍布着山脊、火山、海沟、热液区和沉积物的地方,几乎陆地上能找到的地形海底都有,唯一的区别就是充满了海水。

德文他们一行人慢慢下潜,娜迪选的地方光照很好,他们下潜了大概二十多米,海水的颜色没有任何变化,大洋的海水相比中央海也要更清澈一些,依然能够看见高高悬在天空的太阳。

不仅如此,热带的鱼也要更加美丽,橙红色的小丑鱼,红脑袋的白鹦哥,柠檬黄和宝蓝色的石美人,应有尽有,让德文不由得想起了前世小的时候微软的屏保。

“那是什么?”荻安娜指着一个窜梭在珊瑚间的像昆虫一样的小鱼问道。

德文吃了一惊,他本以为到了水里就没法说话,只能靠打手势交流,没想到这个避水咒还真是方便。

丹尼斯笑着问道:“你觉得它像什么?”

“看起来像是蜜蜂,”荻安娜皱了皱眉头,“黑黄相间,只是没有翅膀。”

“没错,它的名字就叫蜜蜂鱼,”珊朵拉答道,“这种鱼一般是淡咸水鱼,生活在淡水和海水的混合流域生长,虽然漂亮,但是很难饲养,它对水质的要求很高。丹尼斯曾经送过我几只,但没一个星期都死了。”

德文憋住了笑,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他干咳一声掩饰了一下笑意问道:“那这么说来,这片海域的水质还算是不错喽?”

珊朵拉举起魔杖,牵引着一条蜜蜂鱼,把它抓到眼前瞧了瞧,蜜蜂鱼很小,大概只有半个手指般大小,她沉吟一下,换上了说教的语气开始教德文和荻安娜知识:“你们看,这条蜜蜂鱼的黄颜色就要比黑颜色多一些,这就说明这片水域的酸碱度不会很高,大概在7.5左右,当然这并不能完代表水质,只是一个很简单的判断方法。”

“你的意思是,”德文开口问道,“如果这种鱼的黑颜色比黄颜色多,那么水域的酸碱度就会更高一些?”

珊朵拉鼓励地点了点头,称赞德文的悟性。

新娘的笑容唯美温暖写真

“真是神奇!”小爱德华在旁边感叹道。

跟着几个成年巫师出来冒险也有好处,可以学到一些书本上很难接触的冷门知识,就连小爱德华和娜迪也涨了不少见识。博学一向都是每个巫师的追求,他们不仅仅会施法,也不仅仅把魔法当做一种武器。因为拥有漫长的寿命,他们更在意的是知识和真理。

丹尼斯和珊朵拉不住地给大家介绍着各种海洋生物,若是遇上他俩也不知道的,就使用探究之眼,之后翻开大字典当场查阅,方便得很。

除了蜜蜂鱼之外,一群水母也引起了德文的注意力,它们就像是海里的蘑菇一般,用触须顶着伞盖在海里游荡,显得十分可爱。德文忍不住伸手抓过了一个捏了捏。

“这是珍珠水母,”阿蒳介绍道,随后看了他一眼,“浅海的水母一般没什么毒性,但是到了深海,你可管住自己的爪子,别什么玩意都想碰一下。尤其是那些闪闪发光的,比如一种叫夜光游的水母,我记得在这片海域就有分布,那可是有毒的。”

德文将手上的珍珠水母放了,挥了挥手:“我知道。”

随着继续下潜,海水的颜色渐渐由浅蓝变为深蓝,周围的生物越来越少,声音也越老越安静。不过还好,在拥有足够的能见度之前,他们总算是探到了海底的砂石,或者称之为沉积物更合适。

这是一片广阔的海底沉积平原,一马平川,四周很是荒凉,比起浅海生物密度要低上很多,或许沙子底下有隐藏的螃蟹什么的。

“保持警惕!”丹尼斯提醒道,他举起魔杖走在最前面,“虽然没有明确的方位,但是我觉得应该去找海底山脉,毕竟这种沉积的海底不可能容许所罗门大兴土木,藏什么宝藏。”

阿蒳点了点头:“不错,并且,靠近火山的热液区物种也会更丰富一些,我们尽量能找个海底森林,方便晚上扎营。”

“奇琴和库库尔坎不能一直呆在海底吧?”荻安娜问道,“他们虽然能下水,但是无法在水中呼吸,还是要上岸换气的。”

这倒是个难事儿,羽蛇虽然能潜水,并且也能通过皮肤进行部分的呼吸,但是却不能一直呆在水下,两三个小时没有问题,时间再长的话,恐怕就会有危险。

“给他们用避水咒的话,魔力消耗太大。”珊朵拉回头瞧了瞧两条羽蛇的体型,“不如让它们试试腮囊草?”

德文问道:“他们也能服用这种魔药么?”

“试试不就知道了?”阿蒳不负责任地说道,“不一定会起效果,但是肯定不会有什么危害。”

荻安娜用怀有敌意的目光看着阿蒳,若不是珊朵拉一再担保,她肯定不会同意让羽蛇试一试。不过她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姑且听她的试一试。

她捧着一把腮囊草游到了奇琴跟前:“来,奇琴,乖孩子,吃了它。”

奇琴的大眼睛转了一圈,凑上前去闻了闻,恩,不是肉,味道看起来并不好,她别过了头去,不肯吃。

“奇琴连鱼肉都未必吃,”德文耸了耸肩,“你去喂她吃草,她能吃才怪。”

荻安娜翻起来了难:“那怎么办,总不能直接塞进去。”

“我有办法,你们在这人等一会。”娜迪自下水之后第一次开口,她说完,三两步地向远处游去,速度快到众人甚至来不及阻止她。

“她干什么去?”小爱德华有点担忧地问道,“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那你快追上去啊。”德文坏笑两声,他倒是不担心娜迪,她实力足够强大,还用不着自己这个菜鸡来关心。

果然,不一会儿娜迪就游了回来,手上抓着两条大带鱼,只见她将腮囊草用带鱼卷住,送到了库库尔坎嘴里,库库尔坎将其一口吞下。

腮囊草还是有效果的,羽蛇的身体开始有了细微的变化,他的气管两侧长出了两个小小的鱼鳃,吐出了一串泡泡。

奇琴好奇地看了看弟弟,但是轮到她吃的时候,却怎么也不肯张开嘴,她知道库库尔坎就是因为吃了那个海藻一样的玩意儿,才会发生变化的。

果然,这宠物太聪明,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