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最新伪装

南亚次大陆原本常年气温在10摄氏度以上,大部分人一辈子没见过雪。

但是这一年的冬天,凌冽的寒风从北方刮来,天竺北部的所有人都见到了飘零的雪花。

伴随寒风南下的,还有铺天盖地的天灾军团,洁白的雪花被污秽的脚爪踏入泥地。几百万天灾军团行军的场面,令所有见到的人肝胆欲裂。

这股黑色军团如同汪洋大海一样席卷而来,所经之处大地变色,土壤污染腐化,花草树木都枯死凋零,一切生灵绝迹。

也许你觉得亡灵天灾本就以数量取胜,几百万亡灵没什么大不了的。那就大错特错!

这次出动的不是低级的僵尸骷髅,都是精锐的进阶兵种。

身披铁甲的憎恶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摇一摆地前进。这种用尸块缝合,再覆盖铁甲固定的巨型兵种是天灾军团的陆战主力。力大无穷,皮糙肉厚,攻城拔寨勇不可当。随身携带的剧毒瘟疫能持续不断地削弱近战敌人。

食尸鬼则变得更加修长有力,与舔食者有点相近。弹性助力腿甲,加上精钢利爪,增加了食尸鬼的机动力和攻击力。

除了正常升级的亡灵单位外,还有各种亡灵与机械的混合体,奇形怪状狰狞可怖,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天灾做不到:大炮下面长着一排尸脚的自走炮;没有轮子,装了亡灵腿脚的装甲车;体内塞满腐液、炸弹或者燃油的自爆浮尸;火箭推进怨灵聚合球……

天上是大量石像鬼,少量冰龙,以及自爆血蝠等单位。

死亡骑士和巫妖这对搭档则是天灾军团的中坚指挥官。他们大部分都是战死或腐化的英雄职业者转化而成,拥有部分生前的记忆和技能。

在灵魂网络指挥系统的辅助下,亡灵大军不再像以前那样必须聚成一坨集团推进,而是可以分兵多线微操。区别就像一个只会f2a的rts菜鸟跟职业高手一样。

可人的邻家女孩清纯私房写真

一对死亡骑士和巫妖的搭档指挥两三千混合编组的亡灵精锐就是天灾军团的基本作战单位,被授予一个团的番号。

这样一个团里,每个兵种都有一两个智慧较高的亡灵单位指挥。还有一部分精锐战力归死亡骑士和巫妖直辖。目前的灵魂网络指挥系统就部署到团一级。

团上面还有师、军、集团军级编制,由更高阶的亡灵统领,完仿照地球人类军队编制。

此次,天灾军团出动了一千多个团……

数量庞大的亡灵军团部署在上千公里的战线上,组成若干战略集群向着德鲁周边城市群三面合围过来。

一般人看不到天灾军团行军队列的貌,顶多见到几个团,数万亡灵大军。

只有天竺高层指挥部能看到,地图上密密麻麻的天灾军团标志。前线的告急信已经堆满了一屋子。从小规模的前哨战来看,一个天灾团的战斗力完不弱于正规军的一个团。

而数量上,根本没法比!

陆军如此,空军更是不堪,面对成千上万的石像鬼和血蝠群,中低空的制空权已经被亡灵天灾牢牢占据。

天竺空军只能进行高空侦查。至于高空轰炸,不管是精确制导炸弹还是地毯式轰炸,成本都太高。对亡灵天灾来说,我兵多,你尽管炸,看看到底是我造兵快还是你造炸弹快。

天竺唯一有优势的就是海军,因为亡灵天灾目前还没有海军~~

新历元年12月28日,原本嘈杂如菜市场的天竺议会安静得如同坟墓。所有议员匆匆投出自己的选票后就坐回自己的位置。其实,投票前大家都已知道结果。

这一周来,一个个坏消息传来:

“前线出现阿努巴拉克身影。”

“后方亡语女士又挑起了叛乱。”

“敌军前锋距离德鲁仅300公里。”

“市区夜间遭遇血蝠大规模空袭,天灾瘟疫导致数百人感染,上万人隔离。”

……

天竺议长象征性地敲了敲小木锤,道:“投票结果是:125票赞成,31票弃权,0票反对,票数超过法定界限。我宣布,天竺进入面战争状态,议会解散,由战时内阁权接管一切军政事务,直到战争胜利……或者天竺灭亡。”

“战时内阁由我出任总长,各部长为……”

紧接着,战时内阁开始第一次会议。决议是:1,立即宣布国进入总动员状态,征召所有预备役军人。所有军工企业加班加点力开工。

2,立刻向所有能联系上的势力求援,不管是人类还是异族,只要愿意与亡灵天灾作战,都是盟友。

3,国范围内实施戒严,除军工相关,其他人禁止在夜间活动,禁止十人以上集会……

事实上,天竺早就在为这一天准备了,军事、政治、经济、外交,其实早有预案。毕竟,亡灵天灾就像悬在头上的利剑一样,逼得原本懒散的三哥拼命工作,只为在利剑落下时能够保住性命。

如今只不过是按下了那个启动按钮,整架战争机器就隆隆开动。

德鲁地区一百多个主力师和一百多个后备师针锋相对地顶了上去,摆出一副决一死战的样子。

从天上到地面,小规模的战斗在数千里的战线上绵延。每时每刻都有人死去,也有更多亡灵被轰成渣。

小规模的战斗中人类稍占优势,毕竟亡灵大多智力低下,被人智力碾压。但天竺总指挥部还是小心翼翼地摆出守势。毕竟,自二战以来,人类还是首次经历如此大规模的战役。

新历2年1月12日,第二波寒流袭来,凌冽的寒风裹挟着暴风雪卷向人类防线,把防线前污秽残破的尸骨掩埋。

从未经历过如此寒冷的三哥瑟瑟发抖地躲在防御工事中,由于寒潮的影响,许多热武器都失灵了,前线将士叫苦不迭。只有最倒霉的人才会被派去放哨。

“冰荒废土的战士们,起来吧!”

凛冬的寒潮如同冰河一般奔流,浩浩荡荡扑向人类防线。

哨兵长大了嘴,想要呼喊,却根本发不出声音,汹涌的寒潮将他冻成冰块,被吹倒摔碎。

镇守据点的一个连士兵临死前只来得及发出绝望的呐喊:“巫妖王来了!”